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法律咨詢熱線

0374-3001270
13783742279

為您提供優質法律服務

詳情

數字時代:法治讓共享經濟行穩致遠
發布時間:2018年5月21日 17:52:17      瀏覽次數:215
如今,“共享”日漸融入我們的生活。依托互聯網和信息技術的深度應用,資源在不同空間、不同主體之間快速多元共享越來越成為常態。國家信息中心發布的《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年度報告(2018)》顯示,2017年我國共享經濟市場交易額約為49205億元,比上年增長47.2%;預計未來5年,有望保持年均30%以上的高速增長。
 
共享經濟的迅猛發展給現行法律制度提出了新要求、新課題,我們應該如何建立和完善相應法律制度,更好適應和推動共享經濟行穩致遠?
 
共享經濟信用體系如何建立?
 
2017年6月,江蘇南京,2000多名某共享單車品牌用戶向政府部門投訴押金無法退還。與此同時,共享單車被偷被毀、在共享平臺出租的房子被租戶嚴重破壞等用戶故意毀壞共享資源的事件也不鮮見。
 
“共享經濟的根基是信用,沒有信用的保障,就無法實現共享經濟的安全性?!北本┐笱е泄龐醚芯恐行母敝魅味爬鋈航淌諶銜?,在共享經濟模式下,交易雙方的不確定性和信息不對稱程度可能會更大,信用機構如果能夠有效地將共享經濟的參與者和消費者進行信用評級和披露,那么消費者就能判斷哪個企業是誠信的,企業也可以通過消費者的信用等級來選擇服務對象。
 
“在搭建共享經濟平臺時,應首先建立起交易、信任及信用評價反饋機制,使得參與共享經濟平臺的各方不僅可以看到交易價格,而且能夠查詢到交易對象信用評級信息?!倍雜諭ü緇嶁龐錳逑到ㄉ櫪粗乒蠶砭玫姆⒄?,杜麗群認為可以從3方面入手:一是加快培育專業的第三方信用中介服務企業,構建用戶信用評級系統,通過跟蹤用戶點評共享平臺及供需雙方交易效果評價的數據記錄,對共享平臺及其客戶提供專業的交易信用評級服務;二是對共享經濟交易中的失信者進行公開披露,以失信懲戒遏制交易中的失信行為;三是采取線上線下相結合,線上注重與社交網絡、電商平臺合作,線下整合工商、稅務、公安、法院、銀行等部門的信用記錄,建立起共享經濟網上信用平臺和線上線下相結合的安全信用體系。
 
“未來共享經濟發展的深度、廣度將直接受到信用立法的制約,建立健全法律法規對信息數據的?;し淺V匾??!倍爬鋈喝銜?,信用法律應明確哪些信息是屬于不能披露的,對信息的整理、收集、分析、發布也應作出相應規定,同時明確失信行為及其法律責任,從而真正激勵守信者,懲罰失信者。
 
共享經濟從業者權益如何?;??
 
《中國共享經濟發展年度報告(2018)》顯示:2017年我國參與提供共享經濟服務的服務者人數約為7000萬,比上年增加1000萬;其中,共享經濟平臺企業員工數約為716萬,比上年增加131萬。
 
如今,“共享經濟平臺+個人”的用工模式漸成常態,這些被稱為“網約工”的共享經濟從業者可能會遇到一些諸如勞動權益保障等難題。前不久,某網約車司機載客時與私家車發生剮蹭,因未與平臺簽訂勞動合同,事后網約車平臺拒絕為司機理賠,保險公司也以非法營運為由拒絕賠付。最后,網約車司機只能自己承擔后果。
 
“‘網約工’面臨的身份困境,是該群體勞動權益保障的首要難題?!敝泄嗣翊笱Хㄑг航淌諏蹩『1硎?,“網約工”作為一種新型用工形式,在法律中尚無明確界定,其用工屬性到底是勞動合同關系還是勞務關系,尚無定論。如果是勞動合同關系,那么用工平臺就必須嚴格遵照勞動合同法及相關法律法規,為其繳納“五險一金”,承擔責任事故、工傷事故等賠償責任;如果是雇傭性質的勞務關系,則構成平等的民事合作關系,由合同法進行規范,雙方可以書面約定各自權利、義務。
 
“盡快消除這一新型用工模式在法律中的模糊地帶,是強化‘網約工’勞動權益?;さ鬧偽局??!繃蹩『=ㄒ?,無論是勞動關系還是合作關系,“網約工”的基本權益應當得到保障,如果是勞動關系,用人單位為勞動者繳納工傷保險,可以保障勞動者的人身權益;如果是合作關系,可以通過約定,由平臺或者自己購買人身意外傷害險等方式來轉嫁風險。
 
“保障‘網約工’權益,需要網絡平臺、‘網約工’自身以及政府、社會各方面的努力?!繃蹩『=ㄒ?,建立完善與之匹配的社會保障政策,做到精準施策;增強現行社保制度繳費標準的彈性,完善“網約工”的社保制度;明確“網約工”以靈活就業人員身份參保繳費,確定平臺方的工傷保險繳費義務等等。
 
共享經濟要守住法律底線
 
共享籃球、共享雨傘、共享充電寶……當前,各種共享經濟概念和項目層出不窮,有人質疑:不少共享模式,不僅不是共享經濟所倡導的“激活閑置資源,優化資源配置”,反而衍生新的浪費。
 
國家信息中心辦公室副主任張新紅認為,“共享經濟”是一種發展理念,然而實踐的發展遠遠比理念的成熟要快得多。目前,共享經濟還處在一個從導入期到成長期的轉型過渡階段,離成熟尚有距離,更談不上過度。只要一種共享模式不違反法律,就應盡量用包容、創新的態度去看待。有時候,各類共享模式的層出不窮,既是經濟活力釋放的體現,也是市場競爭的結果,其中出現的爭議和問題都能在此后的發展和完善中得以解決。張新紅認為,可以將“能不能發展起來”,作為一種共享經濟模式是否成立的界定標準,而這個標準最終要靠市場優勝劣汰來決定。
 
“當然,共享經濟也要守住法律底線?!閉判潞轂硎?,現實中一些渾水摸魚的不法分子,企圖把共享經濟變成圈錢工具,對于各類打著“共享”旗號的違法犯罪行為,相關部門應嚴厲打擊。對共享經濟的包容鼓勵,并不意味著放任自流,企業要想在共享經濟業態中贏得競爭優勢,合規運營才是關鍵。